临近年底,“卖房”的上市公司又开始多了起来。既为了增厚业绩,也因为今年楼市受调控影响而产生的变化。

  陕西20家公司房产减少

  楼市进入调控周期,昔日的购房大军——上市公司也悄悄跻身“卖方阵营”。随着三季报的披露,上市公司对手中房产的处置情况陆续曝光。

  截至三季度末,上市公司持有的投资性房地产共有8046.08亿元,总量比半年结束时略增加,但具体到个案,却有超过8成公司减少。11月13日,华商报记者查询Wind资讯发现,对比半年报、三季报,共有1507家上市公司披露投资性房地产,其中有1238家公司在三季度环比减少。也就是说,“有房”可查的上市公司里,逾八成在“卖房”。

  “投资性房地产是企业为了赚取租金和资本增值而持有的房地产。”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仝铁汉介绍,在财报中,投资性房地产一般被计入非流动资产。包含已出租的土地和建筑物,但不含企业自用及作为存货的房地产,如厂房、自用办公区等。

  1238家公司中,减少较多的是绿地控股,比中报时减少8.8亿元,中国银行、中国建筑、新疆城建、*ST中安、华侨城A和中航高科,减值也都超过1亿元。不难发现,卖掉投资性房地产的除了有开发商,还有银行和制造业企业,甚至面临保壳任务的公司。

  陕西有24家上市公司在中报、三季报均披露投资性房地产。对比来看,只有供销大集、西安旅游和延长化建增加;*ST宏盛没有变化;其余20家公司都有不同幅度减少,较多的有:标准股份(1252.8万元)、中国西电(189.99万元)、宝钛股份(168.23万元)、航发动力(124.78万元)和西安饮食(104.77万元)。

  应对楼市调整或是主因

  去年楼市最火的时候,有1321家公司三季度投资性房地产增加,这和今年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上市公司对房产的热情与楼市变化关系密切。”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因为调控而调整,上市公司所持有的房产也面临价值缩水风险。从资产保值的角度来看,卖出房产可以保证资产价值不受到楼市调整的影响。

  除了盘活闲置资产的名义卖房,上市公司处置房产的理由还包括改变用途、战略升级、优化主业结构、政府征收、降低财务风险等等,五花八门。例如:莱茵体育称要“进一步聚焦体育主业,盘活公司现有资产”,拟对杭州、南通的54处闲置房产按市场价出售;高鸿股份子公司拟转让北京的房地产和无形资产——互联网金融借贷平台。

  其中,又以*ST中安引人注意。今年6月,该公司曾发布重组计划,宣布将出售上海两处房产,评估价格合计逾15亿元。如成功卖出,有可能成为今年以来卖房最多的上市公司。虽然,这次重组在9月9日终止,但*ST中安并未气馁。本月初,该公司又发布公告,子公司拟以9亿元出售上海房产,主要用于化解公司流动性风险,降低公司负债,提高资产运营效率,增加公司流动资金。

  外界分析认为,出售房产将有利于*ST中安改善利润表的情况。

  年底突击卖房引起监管层注意

  四季度以来,“卖房”的仍然不少,贝因美、高鸿股份、天喻信息、山河智能等多家公司都发布了处置房产或土地的公告。

  本地资深投行人士哈立新认为,上市公司从争相买房到竞相卖房,除了因投资房产赚钱难度加大、短期看空房地产的原因,有些也是为了保壳保业绩。按照目前退市制度要求,连亏三年将被暂停上市,一些濒临退市的公司可能会通过卖资产、卖房来修饰资产负债表。

  事实上,上市公司在年底突击卖房、卖土地,甚至出售股权和厂房并不是新花样,但今年却可能面临新的监管要求。证监会发言人在11月10日表示,将强化对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进行利润调节行为的监管力度,加大刨根问底式问询力度,发现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依规采取行政问责措施。

  华泰证券文艺路营业部理财服务总监周志伟说,对一些连年亏损的困难公司而言,通过年底一次交易来扭亏的动因是“保壳”。监管层试图以加强监管来封堵漏洞,那么交易所可能会越来越多的问询和介入非常规手段出售资产进行利润调节的情形。不过,要督促上市公司聚焦主业,可能还需要监管层面对退市的财务类指标、退市制度等进行优化。 华商报记者 李程